精于数学,疏于人情-Rajon Rondo
2020-07-29

一天下午的曼哈顿,Kevin Garnett正被糟糕的交通状况烦恼着,他走的这条路已被大雪堵塞了很久。在这次从篮网训练馆返回家的路上,他似乎回忆起了四年前——他前球队塞尔提克更衣室里的一次比赛录影带会议。

眼下让Garnett比较难以开口的是,该用怎样的言语才能将那次事情準确描绘出来。沉默几秒后,Garnett笑了。随后他清清嗓子、做了一次深呼吸,终于开始。

精于数学,疏于人情-Rajon Rondo

那是在2011年5月,波士顿在东区季后赛第二轮中落后迈阿密两场。之前,塞尔提克总教练Doc Rivers对Rajon Rondo一直都着非常强烈的鞭策着,就像在努力教育一个非常顽固的控球后卫一样。但这次,Rivers更不留情,而Rondo却同样针锋相对。“他就是在努力的教育着Rondo,一直在努力,”Garnett回忆道。

可Rondo只是在看着坐在旁边的Shaquille O’Neal和Jermaine O’Neal。“他们知道我就快爆发了,”Rondo说道。“他们在努力让我冷静下来,但太迟了。”

随后,在没有任何预先的警告下,Rondo将身边一个水瓶全力的扔了出去,砸在那个被用来批评他的电视机上。那个安装在屋子中央、足有50英寸的电子显示屏瞬间变得粉碎。

“当他扔出去的时候,那东西好像是朝着另一个方向,他好像针对的是整个事情。”Garnett提高了嗓音说道。随后Rivers忍无可忍,给了Garnett一个命令:“我想让Rondo出去。”

“Rondo将门的摺页踢坏了,”Garnett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不得不抱起他将他弄出去,因为那时房间里真的是太紧张了。”于是,这位身高6尺1、体重186磅的组织后卫被身高6尺11的Garnett抱了出去。“出去,该死的!”Garnett用武力将Rondo带出了房间,随即也带出了大楼。可Rondo的情绪依然爆发着,“他非常愤怒,”Garnett回忆着说道。“依然怒火未消。真的,每当我说他被点燃的时候,那可是真的啊。”

站在训练馆外面,靠近路边的一个主要出口的地方,Rondo仍然很难平静,他看着Garnett说:“我需要一点时间。”随后Rondo就走了,Garnett赶紧跟了上去,就跟在Rondo身后,让这位25岁的小兄弟肆意发洩着自己的情绪。那是一个非常阴冷的冬天,而两个人都只穿着一个薄薄的训练服。一向将Rondo看做是自己兄弟的Garnett称这位控卫为小矮个(Shorty),他现在十分清楚,“小矮个”此时需要一些尊重。

“他并不一直会去听任何人的,”Garnett说道。“他暴怒时就会说‘我不想再TM听这些了。’或者是‘把TM这些从我身边拿开。’”而这一次,两个人在外面边走边谈了将近40分钟。而且,他们回到家之后还谈了一会,甚至两人分开后还打了1个多小时的电话。

所有的一切都表示着,他们都在为了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总冠军努力着。而塞尔提克名副其实的精神领袖Garnett,那时是在不厌其烦的开导着自己的小兄弟。

时间回到现在,回到Garnett的车里,前面的路仍然在堵着,Garnett停了下来,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又怎样开始呢?该怎样解释才能说明这位让Garnett完全信任的、球场上的精灵魔术师是被人们误解的呢?

Garnett想表明他自己对Rajon Rondo这次摔水瓶事件的理解,而且Garnett看到了,也读懂了。他完全知道达拉斯会发生什幺事情,他清楚那里会有摩擦发生,也明白会有关于适应问题的担心。Garnett还理解,他的这位兄弟还会再一次的面临之前那样的问题,那次在塞尔提克录像课中的冲突也许还会出现,即使是在冲击季后赛如此重要的阶段。

而这里的问题就是:Rajon Rondo狂怒时是怎样的表现?你真的愿意围绕这样一位球员去构造球队吗?

“那是种激情,”Garnett说道,每一个单词的语调都非常高声。“那是你最原始的激情,是一种从不屈服的精神,一种从不会惧怕任何事情的态度。就像是,‘如果你没準备好,那我就会逐渐走向你,之后击碎你。’那是让Rondo成为了那种人的原因,我一直都在对他说,‘不要去为这个说抱歉,因为那是你的密咒,那是塑造你性格的东西。’但他也必须要学会去控制这个。‘让这种情绪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是完全可以控制的一部分。千万不要让情绪去控制你。’”

Rondo并不喜欢被告诉去做什幺事情。他想被执教,但当你执教他时,你最好要清楚你在说什幺。即使到了现在,他仍然可能会挑战你。这样问题就一直是,‘他已经是那种足够好到去可以任意信任自己的球员了吗?’

—— 塞尔提克总经理Danny Ainge

精于数学,疏于人情-Rajon Rondo

1986年,一位拥有一双超级大手的新生儿刚出生就震惊了路易斯Vale大学医院。“他应该会成为那种特殊的人,”产科医生对Rondo的妈妈Amber Rondo说道。Amber Rondo的母亲在她4岁时就去世了,1年后她的父亲也离开了。从那时起,她的祖母接受了她,并教育她:“要记住我们永远会在一起。”

于是,在小Rondo7岁父亲就离开时,Amber Rondo将这种亲情关係仍然保留了下来。成长在路易斯维尔市中心附近College Court的Rondo小时候从不喜欢和其他同龄的孩子玩耍。4岁的时候,他就去学着不用辅助轮去骑自行车,那是为了能与比他年长5岁的哥哥保持联繫。Vale从小就对数字有着很高的敏感度,小时候他就用一些记忆卡片去教Rondo远远高于他们年纪水平的数学公式,帮助弟弟在考试中击败任何对手:同班同学们。“我一点都不想放鬆,”Rondo回忆说道。“我永远都想拿最好的成绩。”

是的,Rondo越想赢,他就越痛恨失利。这种强烈的好胜心可以从他身上很多方面都能看出——无论是小事还是大事——但最出名的恐怕还是那些四子棋的游戏中。小时候,Rondo的妈妈在Philip Morris工厂上夜班来维持四个孩子的生计,而小Rondo就会在自己家里的门廊上与朋友们、甚至是家人们玩四子棋到深夜等妈妈归来。

“如果你要是赢过一次,那他肯定会反赢你五到六次,让你知道他是最好的才肯罢休。”Rondo的姐姐Dymon如此说道。(Rondo的四子棋功力已经流传很久,甚至四子棋已经成为他在社区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就在去年12月被交易到达拉斯的当天,他还在波士顿当地的儿童医院与小朋友们在玩着四子棋,在那里他仍然打爆了每一个孩子,而且还停的对着他们说,‘我绝不会留情。’)

Rondo在扑克牌方面水平也非常高,因为他能计算出牌的概率和出牌的次数,他总是能赢光队友。他在一种叫做bourré的纸牌游戏里非常强,最出名的就是在更衣室里的那些比赛了,塞尔提克体能训练师Bryan Doo甚至称Rondo为他见过的纸牌游戏玩的最好的球员。“我可与很多人都玩过呢。”Doo随后补充说道。

Rondo有着自己很亲密的一个朋友圈,而他在波士顿长达八年多的日子里,Bryan Doo就是Rondo的一个很亲密的伙伴。Doo也总是找些活动来让Rondo积极参与——高尔夫、网球、垒球的家庭德比、乒乓球、扔球比赛、非正统的户外训练、甚至是那些可以提高大脑智力的求解数学方程等等。“如果你不能抓住他大脑的话,”Doo说道。“那幺他是不会听你的。”

如果给Rondo提供了错误信息呢?“那你的可信度就很少了。”Rondo如此说道。而且如果有什幺事情他弄不懂的,他会不断思考,直到找到答案,哪怕是电影中的一个情节他也不会放过。那部电影名字叫做《伸冤人(The Equalizer)》,由黑人影星Denzel Washington主演。“我不明白他是怎样找到警察电话的,”Rondo回忆着电影中的场景说道。“太夸张了。”之后,他又看了一遍电影试图找到答案,不过还是没有。

那就像是教室中做了30个孩子在完成作业,他们肯定都不在同一个学习水平。随后你就会发现最聪明的那个,并且想到‘嘿,我们得给这个孩子找另一份任务了。’真的,Rondo就是这样。执教他对教练来说要有挑战创造力的準备,其实这和在教室里做他的老师一样。

—— 前肯塔基大学教练Tubby Smith

精于数学,疏于人情-Rajon Rondo

2001年,在Eastern High School的第一年时,Rondo选择了一门大二几何课的预修班,当时他的老师是Doug Bibby。可Rondo从来不做家庭作业,上课也不带课本。他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上课就睡觉,愤怒的Bibby一次叫醒Rondo让他回答问题。Rondo醒来后随便看了眼黑板,略加思索便给出了正确答案,然后回去继续睡觉。他通过了所有测试,以至于让Bibby觉得Rondo可能在作弊,所以他单独给Rondo出了一套不同的题目。“可他仍然都做对了,”Bibby说道。不过为了警醒Rondo,Bibby还是给了他一个D,因为那是个“无效的测试”,Bibby老师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Bibby还是Rondo的校队篮球教练。Rondo是他的球星,也是球队的助理教练,帮助Bibby进行录像分析和制定比赛计划。可一旦到了真实比赛中,Rondo就几乎听不到教练的战术安排了。“是我在观看着比赛,”Bibby对Rondo说。“噢,但是我站在场上感受着比赛。”Rondo如此迴应道。

“这并不是他不想做那些你说的事情,”Bibby说道。“他只是觉得自己有着更好的想法。”

而Rondo自己表示:“如果球场上有两个教练,那你们肯定不会总在一个思路上。”

他真的特别兴奋,但我对他说要学习怎样去投篮。

—— 小牛总教练Rick Carlisle在一次四子棋比赛输给Rondo之后曾这样说道。

时间转到2月24日,小牛在第三节落后暴龙9分。2个月前被交易到球队的后卫Rondo在达拉斯的第31场比赛中表现非常挣扎,他的助攻率每个月都在下降,在进攻端的效率也同样如此。在过去的15场先发比赛里,Rondo的助攻数从未达到过两位数,这可是几年前有着连续37场助攻上双纪录的球员。在一次抢下篮板后,Rondo慢慢的在后场推进时,他或许无意或许有意的忽略了在场边试图叫战术的总教练Carlisle,随即冲突爆发了。

Carlisle愤怒的走向美航球场中心叫了暂停,他对Rondo喊着:“我TM的在喊战术呢!”而Rondo则迴应:“你快TM坐回去得了。”两人的矛盾一触即发。Carlisle很清楚一件事情:在得到Rondo之前,小牛战绩为19胜8负,进攻端效率联盟第一(平均每100回合可以得到113.6分),而截至到那场比赛之前,他们的战绩成为了19胜12负,并且Rondo不在场上时球队的进攻效率更高(100回合104.4分对103.1分)。在内线,Rondo的命中率仅为30.9%,这是他新秀赛季以来的最低值,罚球线上他更是命中率只有可怜的31.1%,远远低于职业生涯平均值。

那次暂停中充满了大声争吵,随后Rondo在剩下的比赛中再未登场。Rondo无精打採的坐在替补席,用条毛巾蒙着头,看着他的替补Devin Harris在场上帮助球队反败为胜99-92击败了暴龙。

比赛结束后,Rondo和Carlisle的争执延续到了更衣室。在赛后的採访中,Carlisle称这次冲突原因是“意见不同”,但他拒绝透露更多事情。而Rondo确拒绝了一切採访,“去问Rick吧。”他只扔下了这一句话。

接下来的比赛,Rondo被队内禁赛一场。

其实这并不是Rajon Rondo第一次与教练发生争吵了。Rivers与他就曾经有过争论,而且在一次争吵后Rondo甚至用了好几天才恢复再次进入了Rivers的办公室。“有时候他会哭了,”Rivers说道。“他是个非常有情感的家伙,但他并不会让任何人看到这些。”

而Garnett则说:“这个孩子在意的要比人们看到的更多,这些能让他变得疯狂。”

Rondo知道所有的战术,清楚所有的掩护,而且还能提前两三步预判到事情。他真是少有的聪明。

—— 在总决赛中两次相遇,还与Rondo共进过早餐,并一直在招募Rondo的湖人球星Kobe Bryant说。

精于数学,疏于人情-Rajon Rondo

在很多NBA的观察者,尤其是波士顿当地的一些人眼中,存在着一个千篇一律的观点:2013年Doc Rivers是为了逃避Rajon Rondo而离开塞尔提克的。

“这太荒谬了,”Rivers说道。“我们最大的分歧通常就是‘停止那些超前预判’上。因为他一直都清楚下一个动作,所以你打算叫一个战术而且生效了,那幺之后Rondo就已经想到了如果对方识破该怎幺办。那幺我就会说,‘可现在对方还没识破啊,所以让我们在对方有所动作前不要改变吧。’而当我们打一个好用的战术时,有时他就会停下来改打其他战术。我问他,‘为什幺要变化?’Rondo就说,‘以防万一。’可我觉得‘还是先让他们混乱一下,然后我们再改变吧。’”

如果让Rondo描绘自己大脑思考方式的话,他会称之为“好坏并存(a blessing and a curse)”。这样做时,Rondo就像是加入了一个真正的希腊合唱团一样。

“他是我的朋友,”前队友Kendrick Perkins说道。“但他清楚他太聪明了。这也是他的问题,当他做错了时自己也很清楚只是要让他承认的事情而已。但问题是,他说的10次中有9次都是对的。”

而另一位毫不留情的塞尔提克内部人士则说:“Rondo总是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那一个,儘管他并不是。”

在波士顿的投篮训练中,Rivers曾说,当他们一遍又一遍的练习战术时,Rondo会变得非常不耐烦,甚至比一些老将更烦。对于Rondo来说,学习这些战术就像是做数学题一样。队友和教练们都能说出一些Rondo的事情,比如前塞尔提克助理教练、现任公牛队总教练Tom Thibodeau,他回忆说,每次上午球队的观看昨天的比赛录时,Rondo却早已看过两三遍了。(“他从不睡觉,”Blaine Doo也曾说过。)塞尔提克队员们都觉得他能未卜先知,能从对手的角度预判出下一步,之后準确的说出对手想做什幺。

2008年,在Rondo的第一次季后赛对阵亚特兰大老鹰时,塞尔提克队里曾整理了一套长达100页有关于老鹰队的战术和数据统计资料。Rondo将这些带了回去,第二天早上就让助理教练Darren Erman问自己:“随便考我吧。”于是Rondo能不假思索的回答出每一个问题,直到Erman挑了一个不再那套资料中的问题。“艹!这题不在那书里啊。”Rondo说道。

后来,Erman来到勇士队出任助理教练,在一次与塞尔提克对决的边线球战术中,他们想打一个名叫C的战术,这可是勇士那个赛季差不多用了15次的战术。而Rondo瞬间就识破并喊着,“C!快冲破他们的掩护,快!”Erman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另一位勇士助理教练Scalabrine,两人吃惊的说道:“他TM是怎样知道的?”

场上的第二教练,更衣室里的对手战术识破者,那究竟还有什幺错误的呢?“你得开足马力做到所有事情,”Garnett说道。“Rondo就像是,‘不,Thibodeau,这并不是那样的,应该是这样。’Thibodeau就会看看战术本说道,‘噢,对的。’”

有时候,Rivers会允许Rondo像棒球比赛中的捕球手一样去叫战术,甚至他会提供一份画有5-6个战术的资料,让Rondo自己决定去打哪套。“以前我从未这样做过,”Rivers说道。“但这很有效。”Rondo会在比赛前学习这些,甚至在比赛暂停期间学习,然后就直接应用到比赛中。直到现在,Rivers仍说,在给Rondo这幺多自由之后…他有时仍然会脱离轨迹。

他是个逆向思维者。我很早就知道这个了,他总是问,‘为什幺我们不用那个方式呢?’有时候我回答,‘噢,那你想怎幺打?’而他就说,‘不是,我喜欢现在打球的方式,我只是问问而已。’这就是Rondo的性格。

—— Rivers

精于数学,疏于人情-Rajon Rondo

时间再来到1月2日,小牛客场挑战塞尔提克。上午小牛在北岸花园投篮训练结束90分钟后,Rajon Rondo还留在球馆里。他在练习着投篮,确定自己有好的手感。几小时后,他将会面对两週前还为之效力的球队,面对大量曾经为他欢呼鼓舞而又挑剔不已的球迷。曾是波士顿人,也曾在塞尔提克队内与Rondo公事多年的小牛队球员发展教练Mike Procopio在为他捡着篮板。“Rondo想让自己确认能保持状态,”他说道。“他想给这些人看看。”

那天晚上,Rondo在小牛队先发阵容中最后一个被介绍出场,塞尔提克主场播音员Eddie Palladino给了他主场待遇的介绍,就像之前习惯的那样,缓慢而大声的喊着“Raaaaaaaajon Rondooooooooo!”随后球场沸腾了,数名身穿9号球衣的球迷起立为之欢呼。Rondo开场便上篮命中,之后又连续投进2记三分,一连串个人拿下小牛全队的前10分。整场比赛,他前10次出手命中7次,最终得到赛季新高的29分和职业生涯最高的单场5记三分。而至于感情方面他却展露不多,甚至球场大屏幕在播放他的90秒纪念视频时,Rondo几乎都不擡头看。

这其实没什幺。还记得2009年他在Dwight Howard头上的暴扣吗?那是因为之前有位助理教练曾打赌说他根本做不到那个。还有在训练馆里连续50罚命中49球?这是另一次打赌。“想挑战我?”Rondo说。“如果你期待我身上发生些疯狂的事情,那我非要完成这些不可。”他经常主动要求去防守那些更高大的球员,即使那与他身材完全不相匹配。“他告诉我,‘如果我真在意的话,我几乎每场比赛都能拿下大三元。’”Rondo的私人数据统计师Justin Zormelo如此说道。

而Garnett则说:“他有时会快速送出助攻。而你会说,‘嘿,你完全可以不用那样做的,你是不能传过去的。’而为了证明他可以做到,他就会再打一次这样的战术然后将球传出去,当队友完成得分后,他会回过头来对你说,‘我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你闭嘴吧!’而你肯定会看着他说,‘你真TM讨厌!’但这就是他的性格。”

当有那些看不清声音的时候,Rondo就会拿出最好的自己,比如2010年季后赛面对LeBron James的29分13助攻18篮板,比如2012年季后赛面对热火的44分10助攻8篮板,再比如面对林来疯的17分20助攻18篮板。重视时表现伟大,无聊时就很平常。这是他的特点,谜一样的性格。塞尔提克助理教练Jamie Young说:“他不会基于那些普通数学理论,他更多是三角法则。”

都是计算好的,我的生活永远都有计划。

—— Rajon Rondo

精于数学,疏于人情-Rajon Rondo

时间再回到1994年2月份的一个早上9点30分,8名三年级学生聚集在路易斯维尔市中心恩格尔哈德小学(Engelhard Elementary School)的教室里。他们坐在一对由正方形挤压成长方形的木质桌子两边,其中一个孩子就是被他们的老师成为“我教学生命中最具挑战的”一个学生。

那个男孩总是能轻鬆的找到问题答案。他似乎有着另一种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甚至有时候他还会帮助老师用另一种方式去解开方程,而这些办法老师后来还在使用。

他总能第一个完成所有作业,解决掉那些乘法公式之后,老师也永远知道自己必须要有另一套题目準备着,无论是在老师手中还是教案里。或者,她会让这个长着一副小窄脸、总是对每件事每个人都充满问题的小男孩去帮助老师解决另一些更高级的数学方程。

这位老师名叫Melanie Benitez,21年了她仍然在恩格尔哈德小学教书。她十分清楚,对于一个9岁的小孩子来说,拥有这样天赋是多幺惊人,而Rondo只是在为其他人不能像他一样解出方程而感到沮丧。“他只是不理解,为什幺其他人不能像他那样做题。”Melanie Benitez如此回忆道。

如果你去过那个教室,你肯定就会发现,教室后面墙上挂着一个金属公文柜。这幺多年过去,这个公文柜已经被Melanie Benitez所总结的、专门为那些具有超高智慧而又不喜欢与他人玩耍孩子们的作业。这是20多年前她发明的,是她专门为Rajon Rondo所準备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星耀娱乐官方网站|享受美酒佳肴|消费指导的参谋|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誉城平台注册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圣娱乐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