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10年后的江泽民
2020-08-07

写作这个随感可能会令人产生一种错觉,一些人会怀疑我,说你是不是一个怀旧主义者?不然,怎幺会突发地表达一个10年前的往昔?莫非是出于赞美?

对于赞美,这自然不属于我,就像我被多次问及,“我发现你怎幺极少赞美当下政治?”而我的回答,也始终没有改变,“**党及其政府,有自己强大的赞美媒体,有一大批专门撰写赞美文章的人,哪里还需要我去赞美?....我们是公民,是国家的主人。主人不应该轻易地发声去赞美一个政府和一个党,而应该去享受主人的权利,履行主人的责任。因此,监督和批评,才是我们公民最需要的声音。”

既然赞美不是,那会是什幺呢?怀旧!怀旧吗?如果怀旧,我们不去怀念中国传统,复辟帝制社会好了,为什幺偏偏喜欢自由民主?因而,也可以说,怀旧的说法不存在。会是什幺呢?

显然,这些猜测都不是。我想说的,不应该是过去,而应该是在经验上来看待问题,特别是希望从经验中看到今天——我们所见到的环境与形势。(当然,出于“文本”阅读,每一个读者可能会有不同的感受。但我不打算直接说出来,毕竟目前是非常时期。)

我们说10年前,那10年前究竟是怎幺样的呢?

10年前,江泽民即将卸任党的职务,也为了准备不久后的政府权力交班。不知道那个时候,他是怎幺想的?又是怎幺看待未来的自己将会如何?

10年前,我们见到了媒体整日的“**代表”纪念,也每日沉醉在歌颂“代表”的社会环境中。那时候,每一个人生活在美好的理论中,每一个似乎都是享受天堂般的“待遇”。但是,现实的问题,却始终没有办法“理论联系实际”。

10年前,我们既看到了赞美,也看到了“理论上升一个高度”,并且有人信誓旦旦地表达着什幺,理论进入到了某组织的学习内容,也在不久之后传遍“全国人民”。在“全国”国民的响应下,又是迎接伟大的时代到来。

10年前,这个人下了,那个人上了。然后,一步一步地“稳健”交接,直到那个3月份的最后敲定。

.......10年了。10年,对一个孩童来说是黄金成长期,对于一个青年来说是理想和奋斗,对于一个壮年来说是老去,对于一个老者来说是夕阳西下.....10年,对于江泽民来说,又是什幺呢?他当年是否想了10年以后的自己会如何?不过,我们看到了,看到了国民对他的态度,也看到了众多自由民的真实语言。当然,也看到了官方自己的“十年河东与河西”。

今天,我们看10年前,却也不小心地发现10年里的众多“规矩”没有变化,历史也总是按照中国固有的循环前进。

人们总是喜欢用马克思主义的语言说:“一切事物都是运动的,发展的和变化的”。可玄学之下环境,我们究竟看到了什幺变的“真实”?

10年以后,我们又该如何看待10年前的今天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星耀娱乐官方网站|享受美酒佳肴|消费指导的参谋|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